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直播在线观看 > 正文

女总裁的贴身邪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22 点击数:

  守在庄园门口的两名保安愣住了,每天前来拜访的人不知有多少,但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又有谁像眼前这小子一样直呼罗老爷子的大名,这是纯心找死的节奏啊!

  “小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罗老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趁我没有发火之前赶紧滚蛋。”

  凌天眼中寒光一闪,一巴掌甩在保安脸上,沉声道:“我不想再说一遍,通报罗峰,故人来访。”

  被打的保安懵逼了,万万没想到凌天敢动手打自己,他怒吼一声:“兄弟们,快来啊!有人找茬。”

  凌天半丝惧意都没有,冷冷扫视所有保安一眼:“最后再给你们一个机会,通报罗峰。”

  听见这句,所有保安全都怒了,他们虽然是一个看门的,但背后靠着的是罗家,来访的权贵多少都会给他们面子,像凌天这般态度嚣张的还是第一个。

  凌天冷冷一笑,快若闪电的冲上前去,使出一记扫腿,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保安惨叫着倒下,凌天冲势不减,击出几拳,只听‘砰砰’的声音响起,最后几名保安倒地。

  就在这时,被惊动的管家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七倒八歪的保安,眼中惊色一闪,接着盯着管家沉声道:“先生,罗家不是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请你给我一个解释。”

  “我要见罗峰,让他们去通报一下,谁知他们狗眼看人低不去通报还嘲讽我,你说该不该教训?”

  管家吃了一惊,他很多年没听人直呼过老爷的大名了,看凌天的样子好像真的有所倚仗,慎重起见,管家换了一副态度,问道:“请问先生高姓大名?”

  管家小跑到位于小树林的花园里,对着正在喝茶看报的罗峰说道:“老爷,门外有个叫凌天的求见。”

  管家服侍罗峰这么久,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颤声道:“凌天。”

  来到庄园门口,罗峰一眼就认出了凌天,冲上前在他胸口锤了两下,笑道:“几年没见,你小子长高长壮了,不过相貌没有多大变化。”

  看见这一幕,所有保安全都怕得双腿直打颤,如果早知道凌天和罗峰关系这么好,就算借他们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对凌天不敬。

  罗峰大怒不已:“敢对罗家最尊贵的客人不敬,被打还是轻的,你们统统被开除了,立刻滚蛋。

  管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天啊!这个叫凌天的究竟是什么身份?堂堂的罗老爷子居然向他行礼道歉,如果这事传扬出去肯定会在明珠的高层引起强烈地震。

  到了客厅,罗峰立刻让人端来各种新鲜的水果,他也亲自泡了一壶好茶招待凌天。

  凌天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就算我们所有人的身体都出问题了,他老人家也不会有问题。”

  罗峰一拍脑袋,随即古怪的看了凌天几眼,冲着一旁的管家说道:“立刻给大小姐打电话,让她在半小时内赶回来。”

  “小天,你继承了凌老哥的衣钵,这次下山有什么打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罗冰清风风火火的冲进客厅,诧异的瞟了凌天一眼,望着罗峰问道:“爷爷,你打电话把我叫回来干什么?公司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处理呢!”

  “冰清,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给你提过的凌天,你凌爷爷膝下最得意的弟子。”

  凌天也回了一句,不得不说,罗冰清真的很漂亮,一米七几的身高,瓜子脸,柳叶眉,那身材完美之极,浑身散发出一股女强人特有的气质,就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似的。

  罗峰见凌天、罗冰清相处的这么‘愉快’,咧嘴笑道:“冰清,爷爷在你很小的时候就帮你和凌天定了娃娃亲,凌天现在学成下山,你们是时候结婚了,哈哈!”

  罗冰清惊得瞠目结舌,她活到这个岁数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一个未婚夫,现在这个未婚夫找上门,爷爷让他们结婚?拜托!她连恋爱都没有谈过一次,怎么可能随便嫁了呢?再说她要找的另一伴必须是举世无双的大英雄,无论横看竖看凌天都不像。

  恶狠狠瞪了凌天一眼,罗冰清转头望着罗峰沉声道:“爷爷,不管你和凌爷爷有过什么约定,总之我罗冰清的幸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是不会和他结婚的。”

  罗峰怒了,从小到大罗冰清一直对他百依百顺,真没想到现在当着凌天的面罗冰清居然反了,他瞪着罗冰清刚要大骂,却被坐在对面的凌天抢先一步。

  “罗老,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登门拜访是为了和罗冰清退婚,我凌天的幸福也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听见这句,罗峰、罗冰清爷孙俩彻底懵逼了,敢情他们一直都是在自作多情,特别是罗冰清好像被雷劈了一样,她做一万个梦都想不到凌天会不要她,如果这事传扬出去她非得被人笑掉大牙不可。

  罗冰清在凌天没说话之前心情很纠结,一方面希望凌天真的是在开玩笑,这样一来证明她魅力十足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另一方面她又希望和凌天解除婚约,还是那句话,她的幸福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罗峰脸部一阵抽动,如果换作别人敢用这种态度上门退婚,他早就命人打断对方的腿了,但对象是凌天,罗峰不能也不敢这么做,他只能讪讪笑道:“小天,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有性格,不喜欢受人摆控,要不这样,你和罗冰清先接触一段时间看,我这个宝贝孙女很优秀的……”

  这话听在罗冰清耳中非常刺耳,她可是临海赫赫有名的美女总裁,追求者不计其数,只要她愿意,随时可以找一个各方面都非常优秀的男朋友,但现在看罗峰这意思好像她嫁不出去非要把她推给凌天似的,真是气死人了。

  凌天看看罗峰,又看看罗冰清,站起身来淡淡的说:“不必了,我和罗小姐是两个世界的人,多谢罗老盛情款待,告辞。”

  罗冰清恨得牙痒痒,瞪着凌天的背影大声喊道:“凌天,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记住,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不要你。”

  凌天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盯着罗冰清一字一句道:“你有病,世上只有我能治。”

  罗冰清懵逼了,万万没想到凌天会突然来上这么一句,等她反应过来凌天早已经走了,气得暴跳如雷:“凌天,你才有病呢,你全家才有病呢!”

  罗峰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瞪着罗冰清沉声道:“凌天说你有病,你肯定就有病,我不管你用什么样的办法,总之一定要拿下凌天成为他的老婆。”

  罗峰眼中精光一闪,语重心长道:“傻丫头,就因为你是我罗峰的亲孙女,我才必须得让你嫁给凌天。”

  凌天坐着的士来到仁康医院,他是奉师命来这里报道的,用老头子的话来讲,他的医术已经到了一个瓶劲,必须在滚滚红尘中磨练才能有所突破。

  走了一会,凌天随便找了个护士问清院长办公室在什么地方,然后坐着电梯来到顶层。

  凌天面露古怪之色,这个院长真够有情调的,大白天就和女人在里面风流快活,凌天讨‘厌这’样不敬业的人,抬起手用力敲门。

  凌天昂首挺胸走进去,只见摇椅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就是院长何石。

  “请问你是?”何石强压怒气问道,刚才被敲门声一吓,他那个地方立刻痿了,现在真的很担忧日后还能不能再用。

  何石脸色一变,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凌天一阵,说实话他并不知道凌天的身份,只知他是一个退休的医学教授推荐进来的,何石心想凌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背景,所以暗暗的在心中决定要整凌天以报惊吓之仇。

  “哦!你就是新来的凌天医生啊!我代表医院热情的欢迎你,你的入职手续早已经办好了,你现在去中医科找冷主任报道。”

  凌天转身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停下来,转身望着何石淡淡的说:“你长期以来酗酒不注意身体,那方面的能力已经严重衰退,用不了多久就彻底不行了。”

  何石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不知道凌天是不是看穿了他的用意,故意说这种话来恶心他,他自是不相信凌天的警告,笑话他一直做定期检查,身体棒棒的没有问题。

  此刻,几名中医正在给病人治病,他们诧异的瞟了凌天一眼,又继续该干嘛干嘛。

  定睛一看,对着坐着一个极为漂亮的女人,双眉弯弯,脸如白玉,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光亮,此刻,她正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打量着凌天。

  听见这句,冷婉月眼中快速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她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考进仁康医院的,并且一步步的奋斗才坐上了如今的位置,正因为如此,冷婉月最痛恨走后门的人。

  前两天就听说医院会新来一个医生,她原以为又和往常一样,这个走后门进来的医生会被分配到那些薪水高又轻松的科室,万万没想到凌天会被分配到中医科,整个医院谁不知道她对待这类人向来不会手下急情。

  冷婉月想破脑袋也不知上面是什么意思,干脆不再去想,淡淡的说:“我手头还有些事要处理,你去外面熟悉一下工作环境,看看咱们科室的各项规定,每一个人都必须遵守。”

  冷婉月望着凌天的背影,在心里暗暗的哼道:走后门的,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总之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的害群之马留在中医科……

  凌天在外面看了一遍中医科的各项规定,等大家伙闲下来,他笑着做了一个自我介绍,说了几句客套话。

  中医科上至医生下至护士全都对于凌天的到来感觉到很惊奇,只不过没一人说出来而已,只有一个叫杨伟的自来熟医生和凌天多聊了几句。

  冷婉月走了出来,找了一个年纪稍大的老中医客气的吩咐了几件事,然后走到凌天面前,问道:“我让你看中医科各项规定看了没有?”

  冷婉月很不满意凌天的态度,在她看来凌天这分明就是仗着身份不把她放在眼里。

  冷婉月不相信凌天十分钟就能背熟所有规定,所以她找了三四条字数最多的规定考校凌天。

  冷婉月万万没想到凌天居然一字不漏的全都背下来了,这份记忆力实在太变态了。

  经历了这样的事,中医科的医生和护士都对凌天的看法发生了改变,这个走后门的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无能,至少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冷主任,用不用我把其余的几条全都背诵出来?”凌天笑着问道,他不知道冷婉月为什么故意叼难他,但想要难住他堂堂的邪医门当代传人绝不可能。

  “不必了,你跟我出去,我带你去例行查房。”冷婉月和凌天的第一次交锋就这样败了,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查了几间病房,每个病人都对冷婉月打从心眼的尊敬,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冷婉月是个好医生。

  冷婉月刚带着凌天走出病房,一个中医就急忙走了过来:“冷主任,中医科来了一个奇怪的病人,我们都没办法,你快去看看。”

  几人一路急行来到中医科,奇怪的病人姓赵名南,来到这里后就捂着肚子喊痛,过一两分钟就会打嗝,呼出来的气带着浓浓的腥臭味,有人说他是肠胃有问题,也有人说他是心脏有问题,总之得出了多个诊断。

  冷婉月认真的替赵南把了一会脉,伸回手皱眉的深思一会,拿出纸和笔唰唰的开药方。

  凌天在一旁看着,嘴角一挑,就在冷婉月将要把药方给赵南之际,突然开口道:“这药方有问题。”

  听见这句,赵南和冷婉月懵逼了,一旁的医生和护士也彻底懵了,天大的笑话,冷婉月可是仁康医院公认医术最好的女中医,很多人都叫她美女神医。

  冷婉月回过神,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怒火,盯着凌天一字一句问道:“我的药方哪里有问题,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信服的解释,我和你没完。”

  凌天耸耸肩,回答:“没什么,只是想笑笑,如果这位病人患的真是肠胃方面的毛病,你开这个药方一点问题都没有,绝对能药到病除,可问题并不是。”

  冷婉月脸色大变,立刻大叫:“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是食物中毒,如果是食物中毒我不可能看不出来。”

  赵南也认为冷婉月说的很有道理,沉声道:“我一直吃东西都比较小心,那些市面上的垃圾东西一概不吃,我不可能食物中毒。”

  “这个新来的医生如果为了哗众取宠搞出这么一出那真是太没医德了,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作一个医生。”

  “没错,没错,希望冷主任将这样的害群之马赶出中医科,不然只会给中医科抹黑。”

  听着这些,凌天脸上的笑容从未消失过,望着冷婉月似笑非笑道:“你看不出来那是学艺不精,这个世界太大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冷婉月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她学医给人看病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学艺不精,实在太气人了,如果可以的话,冷婉月恨不得吃凌天的肉喝他的血。

  凌天只是实话实说,并没觉得自己做得不对,接下来他犹如竹筒倒豆子般的将赵南早上吃过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而且把其中两种东西搭配在一起吃会引起什么反应全都陈列出来,总之和赵南现在的症状一模一样。

  冷婉月认真的想了一会,脸色一变再变,她是服了,真的服了,原来她真的开错了药方,凌天说她学艺不精一点都没错。

  周围的医生和护士看见冷婉月这反应,岂会不知凌天的判断没有错误,一个个张大嘴巴特别震惊的看着凌天久久无言,这还是那种靠关系进来打混发财的后门户吗?

  赵南看了冷婉月一眼,毕恭毕敬向凌天行了一礼:“凌医生,我为自己刚才的态度向你道歉,你既然知道我是食物中毒,那能治吗?”

  凌天取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古朴木盒,从中取出一根银针,扒开赵南的衣服扎在他的肚子上,轻轻的捻动几下。

  凌天取回针,淡淡的说:“好了,毒气已排,你没事了,以后注意别再混搭着一起吃那两种食物。”

  冷婉月神色复杂的盯着凌天看了一阵,突然咬咬牙,沉声道:“你跟我去办公室,我有话跟你说。”

  杨伟竖起大拇指赞道:“哥们,你实在太牛了,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起跟着你混了,哈哈!”

  冷婉月没有绕弯子,盯着凌天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仁康医院?”

  凌天好笑道:“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医生,来医院自然是上班,这年头娶个媳妇要花很多钱,我不努力不行啊!”

  冷婉月怎么可能会相信凌天说的,以他深不可测的医术想要钱只是动动手的事,怎么可能会为了钱来到仁康医院做一名小医生,所以冷婉月认定凌天来仁康医院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不说我也不逼你,总之你现在是中医科的一员,就必须服从我的管理,如果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

  冷婉月突然想到一件事,叫住凌天:“对了,医院给有需要的医生分配宿舍,你需要吗?”

  凌天想想,自己到临海还没有落脚地,既然现在有现成的,他也懒得再花费精力去找地方。

  凌天走出办公室找了个地方坐下,没一分钟,所有同事全都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询问着。

  凌天知道现在这些人如此热情多半是为了讨好他,因为刚才不少人说了他的坏话,凌天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他选择性的回答了几个问题。

  杨伟帮着把同事们打发走了,一脸崇拜的望着凌天笑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大哥了,以后在医院里可要罩着我,你吃肉我跟着喝点汤就行,哈哈!”

  凌天已经习惯了杨伟自来熟的热情,他可不是随便认兄弟的,现在看杨伟还算顺眼,至于杨伟能不能真正成为他的兄弟就看他的造化了。

  冷婉月把凌天叫进办公室,把一把钥匙给了凌天:“你的宿舍就在医院后面的职工宿舍楼508号房。”

  “没了。”冷婉月沉着脸说道,真是的,别的男人都千方百计的想接近她,可她感觉在凌天眼中她就是一个母老虎似的,哼!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臭木头。

  冷婉月目送凌天离开,用力跺了一下脚,恨恨道:“哼!拽什么拽,我对付不了你,有人能对付得了你,我一定要查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来仁康医院的目的。”

  凌天呆呆的看着前方围着一条浴巾从卫生间走出来的女人,他原以为是一个人一间宿舍,没想到宿舍里还有人,而且还是一个长相不错的美女。

  苏小小从震惊中退了出来,脸上露出一抹异样的笑容,她先前接到闺蜜冷婉月的电话,说是要给她安排一个室友,并且给她下达了几个任务,苏小小自是满口答应。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洗澡刚出来就碰见了凌天,幸好身上披着一条浴巾,否则吃亏可就吃大了。

  “你好,我叫凌天。”凌天伸出手和苏小小握在一起,酥滑柔嫩,手感真心不错。

  苏小小伸回手,笑道:“我是外科的一名护士,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室友了,你先去很铺盖行礼搞好,我也回房把头发吹干穿衣服,我们待会再好好聊聊。”

  苏小小端着一盘西瓜从厨房里走出来,在沙发上坐下,招手笑道:“凌医生,你忙了这么久累坏了吧!赶紧过来吃西瓜解解渴。”

  “凌医生,我今天休息没去上班,但也听说了你刚到医院就否决了中医科主任冷婉月开的药方,当着所有人的面治好了一个食物中毒的病人,真是了不起啊!”

  凌天并没因为被苏小小夸几句就感觉上了天,淡淡的说:“区区小病不值一提。”

  苏小小将凌天的表情尽收眼底,她看得出来凌天是真的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并不是装出来的,如此一来,苏小小对凌天的兴趣更大了,因为她岂今为止还从来没碰到过像凌天这么有意思的男人。

  “凌医生,我有个小小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呵呵!”苏小小妩媚的看着凌天。

  凌天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看在吃了你一块西瓜的份上,只要我能回答就一定告诉你。”

  “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女人追我。”凌天实话实说,他一直跟爷爷在深山里‘修练’,这是他第二次下山,又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又怎么可能有女人追他呢?

  苏小小吃了一憋,心中哼哼两声,她就不信以自己的魅力拿不下凌天,不动声色的接近凌天,笑呵呵的说:“凌医生,你没有女朋友,我没有男朋友,那我做你女朋友怎么样?”

  凌天直视着苏小小的目光,嘴角边勾勒出一抹邪笑:“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不愿意是傻瓜。”

  苏小小笑得很得意,她就说嘛!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没人能抵抗得了她的魅力。

  “凌医生,你想做我的男朋友,那就不能骗我哦,我们得做到相互坦承,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一切,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这是你作为我女朋友的权利,不过我是不是也得享受一下男朋友应有的权利。”

  凌天凑近苏小小,邪邪的笑问:“你说呢?当然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当然还有……”

  苏小小差点就惊叫出声,她原以为自己的诱惑计划成功了,没想到凌天会突然搞出这么一出,真是一个混蛋,还没怎么着就想跟她抱抱亲亲。

  “怎么?你不是说要当我的女朋吗?不愿意?”凌天似笑非笑问道,绝顶聪明的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苏小小是设了一个套让他往里钻。

  苏小小讪讪道:“凌医生,我向来是说话算话,我当然愿意啊!但你说我们刚认识就搂搂抱抱亲亲,是不是太快了一点,我们相互还不了解,我们好好了解再进一步发展好不好?”

  “好啊!相互了解,女人了解男人是从他的身份背景开始,而男人了解女人一般都是从身体开始,你了解你的,我了解我的,呵呵!”

  苏小小额头冒出一股黑线,她自认为嘴巴子非常历害,可现在碰见凌天,她发现自己笨嘴拙舌,已经在次三番两次的争锋中败下阵来,她担心再这样下去,不被凌天占尽便宜,也会活生生被他气死。

  听见这句,苏小小脸色不自然,在心里咒骂凌天几句,站起来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怎么搞的,突然困了,我明天要上早班,我回房休息了,我们住在一起,有的是时间了解,不急,呵呵!”

  凌天嘴角一挑,似笑非笑道:“你的月经明天来了,晚上睡觉别着凉,明早最好煮碗糖水补充一下气血,不然你会很痛苦,呵呵!”

  苏小小白了凌天一眼,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咬牙切齿道:“凌天,你给我等着,我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我一定要知道你的秘密,让你爱上我然后再……”

  凌天一个人看了会电视,然后回房躺在床上,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爷爷,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进入仁康医院了。”

  “好,做的不错,一切按照计划行事,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多带几个媳妇回来,咱们邪医门的未来就指望你小子了,哈哈!”

  凌天脸色一红,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罗冰清、冷暖月、苏小小三人的音容笑貌,如果挑这三个女人作媳妇,想必爷爷应该会满意吧!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