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本港台直播在线观看 > 正文

法院有权代替投保人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6-11 点击数:

  要旨: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在性质上属于替代被执行人对其所享有的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强制被执行人履行债务。因此,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且怠于行使保险合同解除权时,法院有权代替投保人行使解除权,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强制被执行人履行债务,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1、2016年4月28日,唐山市丰润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丰民初字第408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田翠玲偿还原告李长朋借款本金500万元,李长城等人对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2、田翠玲、李长城共向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丰润支公司投保了40份保险,缴纳约1000万元保费,所投保的保险性质包括分红型、重大疾病型和养老型。

  3、因被执行人田翠玲、李长城等人未能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法院于2016年8月17日作出(2016)冀02执9779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提取被执行人田翠玲、李长城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丰润支公司款项,并向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丰润支公司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

  4、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丰润支公司以“投保人取得保单现金价值的前提是保险合同的解除。在合同尚未解除的情况下,保险公司并不负有向投保人支付保单现金价值的义务”等理由向法院提出异议。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被执行人投保的保险产品能否作为法院执行标的,保险合同可否予以强制解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八项之规定,被执行人作为自然人的,不得支付高额保费。据此,法院可以限制被执行人购买保险,当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且怠于行使保险合同解除权时,法院有权代为行使解除权,强制解除保险合同,并提取被执行人的财产权益,剥夺被执行人对其财产的处分权,强制投保人履行债务,以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保单的现金价值是投保人的收入,保险合同具有财产权益,可以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

  综上,被执行人在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丰润支公司所购买的保险产品属于责任财产,可以作为强制执行的标的。

  《保险法》第十五条规定:“除本法另有规定或者保险合同另有约定外,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可以解除合同,保险人不得解除合同。”第四十七条规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险人应当自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按照合同约定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根据《保险法》的上述规定,投保人可以通过解除保险合同,要求保险公司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解除保险合同,对保险公司而言,保险合同解除后,投保人不再支付保险费,保险公司失去了后续保险费产生的收入;对投保人而言,保险合同解除后,保险公司只退还现金价值,该现金价值与已经缴纳的保险费相比,占比很少,投保人既失去了保险保障,也失去了除退还的现金价值以外保险费的损失。

  执行程序中,法院代替投保人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裁判思路一般如下:

  一、保险单的现金价值系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而形成,是投保人依法享有的财产权益。根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投保人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合同解除后保险公司必须向投保人支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即投保人可以通过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在法律性质上不具有人身依附性和专属性,也不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扶养家属所必须的生活物品和生活费用,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不得执行的财产,即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可以依法被强制执行的责任财产。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第三条第八项之规定,被执行人为自然人的,不得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在其可以单方面行使保险合同解除的前提下,怠于行使保险合同解除权,致使债权人的债权得不到清偿,给债权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损害。

  四、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行为在性质上属于替代被执行人对其所享有的财产权益进行强制处置,强制被执行人履行债务。因此,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且怠于行使保险合同解除权时,法院有权代替投保人行使解除权,强制解除保险合同,执行保险单的现金价值,强制被执行人履行债务,保障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1、作为债权人,可以关注被执行债务人的投保情况,一旦发现其有大额人身保险,可将该财产线索提供给法院,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2、作为债务人,通过保险投资规避债务已然行不通,积极履行债务,才是诚信之道。4887铁算盘单双四肖中特169999好日子心水论坛